雁雪浮若生

雁雪
同时兼任渣绘手及渣文手
不定期更新

【伞修】想你了

伞哥1021生贺文

时间不多,赶出来的极短作

苏沐秋今年21岁,但他的时间永远停留在18岁

-

▪小学生文笔

▪完美主义者,长篇主义者勿入

-

荣耀兴起,那人带领着嘉世在联赛中获得三连霸,战队从此成为唯一的王朝,步向荣耀的巅峰。

然而,任谁看着那人高举奖杯,背后扬起印上三星形成的叶形的旗帜,看似光辉煌煌的背影竟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落寞。

远离市区的墓园尤如照片一般,所有在这里长眠的人的时间都停留在最美好一刻。

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卷缩握着一束鸢尾,把花束轻放在墓碑上,指尖抚上石碑那张黑白黯淡的照片。

看着照片中嘴角勾起阳光般令人感到温暖的弧度,柔和看着舒服的五官,眼眸中充斥着幸福的少年蹲在墓碑前的人薄唇微微一动,轻声细语的话没有人能够听得见。

“苏沐秋,生日快乐。”

“还有,我很想你。”

-

鸢尾的花语:想念你、信仰者的幸福

群内宝石孩子合图
我家的塞尼斯(天青石)&小塞(天青石)&塔亚菲(塔菲石)
@向着南方凋零的绿叶 家的盖奈特(石榴石)&帕拉伊巴碧玺
@乂魇魇 家的陨石
@魔(缠)女(小)の(夜)家 家的丝皮娜(红榴石)
@辟鸦今天睡了没 家的蓝绒晶&斧石&夜明珠
@不熬夜,要早睡 家的瑞德(红幽灵水晶)
@Aldey!! 家的斯帕(锰铝榴石)
@--VICLI 家的巴勒斯(玫红尖晶石)
还有草莓晶&月光石&蓝托帕石&金丝玉

【宝石之国】背叛

■ 不稳定更期

■ 小学生文笔,完美主义者勿入

■ 含ooc

■ 原创孩子为主角

-

人物介绍

-

每次闭上眼,脑海里总会浮过那一遍的花白,明明是在梦中,却能感觉到四周冰冷的气息以及,从双臂传来,源源不绝的痛楚。

从刚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的认命,其实连半天也不用,因为那孩子早已习惯痛楚的到来,与反坑,不如放手任由他们摆布,以减去不必的痛苦。

只是当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产生一点又一点变化,脑子被强行塞入熟悉的记忆,感觉身体不再属于自己的时候,那孩子便慌了,他逃离了那一直困着自己的囚牢,走到被阳光包围的世界。

他的世界从此增添了两人,一个是敬重的老师,而另一个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银白王者。

「那么老师,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喔~」塞尼斯提着简洁的背包,站在玄关,脸上挂着惯常的笑容,湖水般清澈的双眸依旧无法被看透。

金刚老师自认不了解眼前朝夕相对的孩子,更无法驾驭他,因此不会强行挽留他,毕竟唯一能影响他的人早已不在。

「塞尼斯。」「嗯?」

看着这看似乖巧听话,但直觉却准确得能发现任何秘密的孩子,老师觉得到他身上的变化,深信着他这次作出的决定或许将影响他的未来。

「一个小小的决译足以影响人的一生,万事要谨慎而行。」老师对塞尼斯说。

听见老师的话,塞尼斯只是轻笑一声,「放心吧老师,我做事向来很有分寸。」说着,塞尼斯从容地推开大门,走出这个生活了10年多的房子。

-TBC-

梗子人物介绍

昨天梗子的人物介绍出炉 

正文的话还是待身体好上一点再发吧 

再次以自家崽子为主角,还望各位多多支持啦

-

天青石家族

塞尼斯·泰德

年龄:20 (大二)

性格:表面对所有都毫不在乎的享受人生主义,内里其实十分寂寞,即使在安特库面前亦极少流露本性;表面轻浮吊儿郎当,实则却意料之外的稳重;极度宠爱弟弟小塞

爱好:整天到晚就懂得撩人,学校的所有人包括老师亦曾被他调戏;与邻居法斯(月法)两人十分投契,为超级无敌欠揍二人组,总会到处闯祸,两人曾因为骚扰黑水晶睡眠而整整一星期被追打

补充:刚出生不久便被拐走贩卖到月人研究所作为药人协助实验进行,7岁时因研究所发生意外于是趁乱逃跑并被金刚老师收养,直到18岁独自生活巧遇泰德家邻居月法才与家人相认;拥有身为宝石时期的记忆;十分重视安特库

塞莱斯·泰德

年龄:13 (初一)

性格:说话直接了当,见事实说事实的直白;一般来说十分乖巧和软萌

爱好:研究哥哥的日常

补充:家中的吉祥物;对于刚寻回的哥哥感到无限好奇并且很黏他,但由于塞尼斯的性格太恶劣所以认识他们一家的人都很担心小赛会被教坏;不喜欢穿鞋子;体弱,平均一个月便会病上一回,亦十分容易受伤

磷叶石家族

月法·菲莱特

年龄:20 (大二)

性格:实力派温柔大哥;做事稳重可靠,但撩起来却比弟弟更不省人事;乐于助人;暗算他人方面很有一手

爱好:调戏黑水晶;看书及研究,以致成绩极为优秀,亦因此而成名

补充:发色本是翠绿色,高中时期曾与安特库交往;后来安特库失踪,不久左眼意外受伤并装上义眼,顺便修剪及染发;大学认识塞尼斯,发现他与邻家孩子外貌相似,因而引导成塞尼斯与家人相认;目前正热烈追求黑水晶中

法斯法·菲莱特

年龄:15 (初三)

性格:积极正面,天真单纯;拥有黑洞般无穷无尽的自信;好奇心十分旺盛

爱好:没有特别的爱好,但因着好奇心而经常鲁莽行事,变相总是制造出各种麻烦制造

补充:思维很灵活,能发现常人未能发现的细节,但往往无法用在学习上因此学业成绩令人不禁忧虑;与邻家小塞同样体弱,需长期进出医院,两人关系因此十分友好;貌似对因特殊体质而长期住院的辰砂抱有好感

其他

金刚老师

年龄:40 (初中部校长)

性格:跟严肃的外表相反,不易动怒,对较年小的学生较宽容又不至于纵容;拥有丰富的学识;从不摆出架子,因此与学生及家长的关系良好

爱好:午睡

补充:为塞尼斯和安特库的养父,当初对塞尼斯与家人相认一事给予支持;貌似知道安特库失踪的真相

安特库·琪赛特

年龄:21

性格:严肃;责任感强,因此在做坏事或失败时总是很自责;不易流露的温柔,心思亦细腻,在塞尼斯刚被老师带到家时担当安抚他的职责,但因不擅长交际的关系,不但无法安慰塞尼斯,反而在失意反被塞尼斯安慰

爱好:向老师撒娇

补充:非常重视老师,总是想对他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虽然无奈,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奈不何塞尼斯;目前行踪不明

黑水晶

年龄:21 (大三)

性格:个性粗暴,但很会照顾他人;表面看似很凶,却时常关怀熟悉的人;可靠认真,认为即使天赋不足,但努力能够弥补一切

爱好:---

补充:暗恋双胞胎姐姐郭斯特的恋人拉碧丝,后来不自觉爱上外貌酷似拉碧丝的月法,但仍未发现自己的感情;十分介意月法跟安特库的关系;经常对月法摆出一副厌弃的表情

辰砂

年龄:16 (高一)

性格:孤僻,不愿与人有太多接触,加上长期住院的关系,社交圈子极为细小;聪明并持有出色洞察力,因此学业成绩并没有因缺课而落后;看似耐性不足,实则却时常包容他人

爱好:---

补充:拥有不被水银影响的特殊体质,变相对大部份药物产生坑药性,需长期住院以便接受治疗;不坑拒自来熟的法斯

【冬巡组】替换

■ 现代paro

■ 小学生文笔,完美主义者勿入

■ 安特库x法斯

■ 平行世界设定

-

“春天是温暖的季节”

温暖的春风来临,吹走了遮掩蔚蓝的污染物,带走了杀害草绿却仍看似无比纯洁的雪白。

阻事的厚雪一旦消失,坚毅的草苗马上凭着自己的意志冒,为这片清冷的土地带来一线生机。

法斯被柔和的暖风包围,它们会轻轻抚摸法斯的脸,在他的耳边用对待孩子一般的柔言细语呼喊他,然后轻易便让他心甘情愿地离开梦乡。

行人脱下一身笨重的装备走上街,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五彩缤纷的世界,感觉回暖的美好。

“法斯愈来愈像那孩子呢…”

法斯一改以往大红大紫,充满活力又持有十足个性的衣着打扮,变成一身以雪白为主,淡如天蓝为副的洁净颜色配搭的衣裳。

加上外露的白皙肌肤,令他整个人看似是在春天行走的冬天,看见他的人都觉得他是冬天的化身。

削去及肩的过长碧绿发丝,换上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造型,眼眸时刻散发着谨慎严肃,整个人的气息冷淡得令人不敢靠近,但只要是了解他的人,才会知道他是个无比温柔的孩子。

他总是独自一人留守家中,把自己从热闹的人群中隔绝起来,委婉地拒绝大部份的聚会邀请。

在他人对于他的状况表达担忧及作为关怀的问候时冷静又不失礼貌地回答:「没有的事。」

在他人向他寻求协助时给予合适并有力的帮助。

在日常尽可能变成他理想中那个温柔、亲切、坚强及有勇气的人,只是每天早上看着镜中的自己却一次又一次提醒自己仍然做得不够好。

都不知道是多久的事,旁人逐渐习惯了从法斯身上反映出来的严肃纯白的背影,有时候甚至把他误当作是已逝的那个人。

事实他们都更清楚不过,法斯永远是法斯,一个人的存在从来无法被另一个人取代。

所以当一些不熟悉法斯的人对他们说:「法斯…愈来愈像安特库,这样真的好吗?」他们只会叹息一声,无奈地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因为只要冬天一来,那散发着源源不绝春天气息,受尽众人喜欢的春天宠儿便会归来。

“一切,都是一场恶梦”

即使紧掩所有窗户,那冰冷刺骨的寒风总是能从仅仅一毫米阔的空隙走进没有被暖气保护的房间,掠过唯一暴露在外的肌肤,带来不协调的触感。

突起的被褥冒出了一顶薄荷色的头颅,凌乱头发的主人被熟悉的冬风唤醒。

坐在仍然温暖的床上,失去厚被的隔绝保护,截然不同的温差把那仍在梦乡徘徊的意识拉回来,那双目光呆滞的翠绿双眼马上泛起细微的光芒,瞳孔逐渐聚焦在眼前的环境上。

惯常的扭头望向窗外的一片雪白,隐约从灰蒙的雾气中发现模糊不清的影子。

明明是每天早上都会呈现,再熟悉不过的画面,法斯却好奇着站在雪地上的那人到底是谁。

明明还是日光初现的六点多,城中市民仍然沉醉于甜美幸福的梦乡里,又有谁会在这种时间到街上去,但眼前的一切正正打破常人的认知。

当空气中的雾气被升起的和暖阳光蒸发,那抹洁白无瑕的身影马上在水光生辉的环境衬托下显现。

仿佛发现了思念已久的人,他抬起手左右挥动,脸上展现出满足并温柔的浅笑。

未受干燥的天气所影响,他的两颊并没有浮起由冻风抹上的红晕,薄唇并没有被干旱的野兽撕裂。

这一切令他看起来……不像一个人。

不过法斯看着尤如冬日精灵的那人,严肃的脸上在面对自己时才流露出的笑意,法斯的心便会开出一朵小而可爱的花,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当那抹身影被法斯盯住一段时间,他的身上便会出现一条又一条细小的裂痕,裂痕交叉横越,制造出一条更长更阔的裂缝,终于碎裂。

掉下的透明碎片闪烁着宝石独有的光泽,一块又一块银灰结晶散落在柔软的白雪上,最后融化消失。

一天复一天,每个冬天的早晨都会出现只有法斯才看到的同样的幻象,把冬天里唯一的秀丽给冻伤,脱下神秘迷人的外衣,凋谢成片。

“我想要看到的是那个天真单纯的法斯法菲莱特”

法斯总会在心灰已冷的时候前往墓园,脸上挂着纯洁无邪的笑容,把束好的白玉兰轻放在墓碑前。

「安特库,我又来看你了~这次带了玉兰呢~你知道吗,之前的花都太脆弱了,在冬天最多亦只能生存一天,不过玉兰就不用怕了,这可是冬天的花!跟安特库一样是白色的!」

只是,一阵刺骨的寒风掠过,轻易的带走数片玉兰的乳白花瓣,那朵花顿时不再完美。

看着残缺不全的白花,法斯的眼眸不再散发希望的光芒,但脸上仍然挂着那牵强的笑容。

「哈哈…抱歉呢安特库,今天的花又被吹散了。」法斯尴尬地笑了几声,却得不到内心渴求的回应。

不过才一眨眼的时间,法斯便恢复成人见人爱的活泼的孩子,离开墓园的时候还不忘跟看管员道别,他的那头薄荷绿色的短发为这座被灰雪无情覆盖的墓园留下一丝春天的气息。

“所以我以他的模样活下去,代替他去看那无法看见的春夏秋;而冬天我便做回他喜欢的那个法斯”

-END-

【宝石之国】冬树-试阅3

■ 小学生文笔,完美主义者勿入

■ 安特库x法斯

■ 原著向,半架空

-

其实安特库是一个既口不对心又容易心软的人,他说话总是只说一半,又或是说反话。

就像现在,冬天的第二十二天,他带着法斯前往绪之滨寻找适合法斯的素材,由于心里还在介怀自己把法斯的双臂弄掉一事,安特库在路途上完全没有跟法斯说上一句话,只是在他跌倒时拉他一把。

当安特库发现绪之缤只有零碎的黄金和白金,完全没有适合法斯的素材,几乎陷入绝望时,听见法斯的一句:「明明好不容易才诞生。」

安特库是知道的,法斯一直都这么温柔,对所有事物都十分珍重,因此才会为他驳上合金。

当自己为了保护法斯而战争期间被夺去右手,尽管他大喊着「如果我忘记老师的话,你们要怎样赔偿给我!」,但他最惧怕的却是失去任何有关法斯的记忆。

直到安特库的头被月人射穿,原本已布满裂痕变得脆弱的身体瞬间支离破碎,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法斯被黄金形成的无数双手捂住想要叫出他的名字的口和他接近绝望的眼神。

真好呢,连新的手都已经懂得保护法斯,那以后就不用再担心他了。

安特库趁着还能控制双手的时候,把左手手指抵到薄唇前,「为了不让老师寂寞……」亦为了不让你寂寞……「冬天就……拜托你了。」

他的一生虽然称不上是完满,但很满足,安特库在身体完全失去控制时是这么想的。

相反,法斯却对此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

他还没有找到冬季树,还没有让安特库目睹春天,他不满足于仅仅二十二天的相处。

法斯不明白,明明这是他的手,但他控制不到他们,他们却听从安特库的指示,不让法斯发声,不让他动,就这样把法斯匿藏于合金箱之中。

前一刻还心存侥幸的法斯只能眼白白的看着月人把那透明的碎片一块一块的放进贝壳容器里,脑海里不断徘徊着安特库的话。

法斯尝试摆脱合金手的束缚,大声喊出最后的挣扎:「快点给我动废物!」

他的一声咆哮引来月人的注意,还没远走的月人纷纷扭头望向那朵正在盛开的金莲,而离金莲最近的月人不幸地成为攻击的首名目标。

这次法斯没有再退缩,他伸出柔软的手臂一把抽起在雪中竖立的黑曜刀,搬出一生中所有的勇气,毫不理会不断掉落的翠绿碎片在冰雪上奔驰。

新的手很强,我不会再放弃,也有胡乱又不顾后果的勇气。

但是不论他怎样跑,怎样奋力提起布满裂缝而且沉重的双脚紧追那片云烟,他还是追不上。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遥远!

他利用合金跃升到高空,伸出手把手中的刀投出,却仍然远远不及,无法制止月人的离开。

触摸不到,为什么我触碰不到……对不起安特库,最后还是无法让你看到春天……

【宝石之国】冬树-试阅2

■ 小学生文笔,完美主义者勿入

■ 安特库x法斯

■ 原著向,半架空

-

被雪白取替的草原上出现了两条线路,一条笔直,另一条则曲折离奇。

带着懊悔不得的法斯穿过厚度达至腰间的积雪,安特库意识到自己走得太快,于是停下脚步,转身望向落后近乎一半的法斯。

他知道法斯还没有适应光线薄弱的环境,对他来说想必累得快要昏倒在厚雪之中。

尽管嘴里不继说着「不妙」光线不足而精力尽失的他还是在安特库的催促下弯腰伏地往前继续爬行。

到达海岸边,安特库教导法斯为何要砸碎浮冰,如何切浮冰。

这项工作一般都是由安特库负责的,法斯只需要在站一旁,用着安特库的刀把小型浮冰割碎。

随着背后一声又一声轰鸣声响起,法斯的脸上出现大小不一的裂痕,而当事人仍然毫不在乎的继续手上的工作,毕竟已习惯碎裂。

每天重覆同样的动作令法斯不禁厌倦,但他知道这不能怪谁,是自己放弃唯一的机会。

当初安特库也曾让他尝试,是自己拒绝了,因为他不知道冬天的工作是这么困难,他的手很脆弱,全身就只有脚是强大的,他,不相信自己。

因此,当安特库在某一天脱下那双漆黑的高跟鞋,递给法斯时,他很惊讶,很高兴,完全不相信安特库再次把重任交给自己这个事实。

踏上浮冰的尖端,沿着下坠的斜坡奔跑,尖锐的鞋跟在坚冰上留下一个个细小的裂口,跑到浮冰的底部,法斯猛然一个转身,举起略重的黑曜刀,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冰面用力一插。

裂痕开始浮现,但底下的冰块最终还是没有碎裂,反而近处传来「咔嚓」一声,法斯的脸裂开了。

于高峰顶立的安特库随后对法斯说:「可惜。」

法斯顶着一副死鱼眼纳闷走到安特库面前,原以为会遭受到教唆,却听见他说:「明天再试吧。」

才刚习惯安特库的一针见血式说话方式,突然的温柔话语令法斯有点力不从心。

没有察觉到安特库难得外露的好意,法斯依然欠揍地直话直说:「前辈,你病了吗?」

法斯的话令安特库不得不收回对法斯这次失败的惋惜,亦打消了回去替他修补裂痕的念头。

虽说如此,安特库还是有好好的为法斯黏合裂缝,还开始带他去了解碎冰以外的工作。

先清理学校范围内的积雪,安特库提着铲子,把厚雪铲起并往后抛,一堆又一堆厚却不重反而柔软舒服的雪准确落在法斯的头上然后顺着光滑的发丝滑到地上,随着安特库不断铲起的雪,法斯的四周亦形成了一座小小的雪山。

爬到学校顶部的积雪更是在安特库手上铲子用力插下后迅速分裂并连同刚好站在该位置的法斯一同滑落到地面,然后法斯的手又断了。

接着是巡视冬巡室,当法斯看到众人惨不忍睹的睡相时,内心的感想竟与安特库刚开始成为冬季担当时的一模一样,无奈之下又担心。

接触过这些例行事务,法斯终于发现冬季担当的工作远比想像中的辛苦。

在安特库不见的地方,法斯对于他的感觉产生了略为微妙的变化。
那天晚上,两人继续待在医疗室,安特库看他的资料,法斯与水母嬉戏。

法斯在无聊时伸了个赖腰,眼尾却在此时瞄到夹杂在浮冰资料中,格格不入的一张纸张。

他提起纸张,映入眼中的是粗大的干枝伸延出粗幼长短不一的枯枝的图像,而图像的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细字,当中最大的字体是「树」。

树是具有木质树干及树枝的植物,可以支持枝条离地面相当的高度,而且还会长出形状不同的叶子。

只是图中枝叶茂盛的大树却与法斯认知中的不同,因为岛屿上常见的尽是只有枯枝,还没成形的树。

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法斯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资料,居然被他发现隐藏在页与页之间,从未阅读或学习过的一页-「冬季树」。

正想仔细阅读下去却被安特库呼唤:「今天已经没有工作了,回房间去吧。」说着,他取去法斯手中的文件,堆叠整齐后便带回图书馆。

而法斯巧妙地在最后一刻把一行字纳入记忆的深处-「冬季树只会在冬天生长」。

那时,他怀着澎湃的斗志想要找到那棵树,让安特库一见春天的景色到底有多么美。

只是……

【宝石之国】斐纳&塔亚菲互动

主角- @无名弦 家的斐纳&我家的塔亚菲

友情客串-我家的塞尼斯

-

塔亚菲是一名出色的后辈,硬度高韧性佳,亦是十分重要的战力,而他最常做的事便是物色拍档。

他每天巡逻过后都不知为何总是那么巧合地遇见斐纳伊特,在学校里尚算年长的前辈。

每次看到斐纳,塔亚菲都会感到被疗愈了一番,有时候甚至会小声喃喃自语:「啊~真可爱~」

从成为战力起至今,塔亚菲都是独自一人,原因简单得很,就是想要跟可爱的人拍档,而斐纳就是塔亚菲认知中仅有的小可爱。

因此塔亚菲开始了每天一缠扰的任务!

「斐纳前辈,请跟我组队!」一开始此话一出,斐纳都只会瞧一眼,然后什么都不说便走开。

当塔亚菲还在感叹斐纳是一名高冷的前辈时,走到隐蔽处的当事人脸上浮起一层红晕,一脸幸福的回忆着刚才塔亚菲面对自己的那副灿烂的笑颜。

不过高兴归高兴,长期被塔亚菲那种热情洋溢的视线盯着还真是不太自在。

本以为对他视而不见能减低塔亚菲的关注,却带来了反效果。

某天在学校给后辈分析战斗方式时甚至听见远处塔亚菲恶梦般甜美的声音:「呐呐塞尼斯,斐纳前辈真的超可爱~而且又成熟稳重,真想跟他组队! 」

只是原本美沾沾的心情马上就被塞尼斯的回应给粉碎:「塔亚菲啊…你明明就那么聪明可爱,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光,斐纳根本就是反应迟钝。」

那时候,斐纳可真想冲过去一拳醒过去,塞尼斯那小子调戏塔亚菲的同时还是不忘调侃他。

不过很快,塔亚菲的确发现了斐纳的真面目,就在他一次又一次逃掉议会后。

不久,他又听见塔亚菲跟塞尼斯的搭话,那时斐纳还想着为什么塔亚菲偏偏喜欢什么都跟塞尼斯说……

「原来斐纳真的有点蠢,而且还很散漫呢…不过依然可爱啊!真想跟他组队呢~」说着说着塔亚菲再次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中。

好吧…斐纳绝望了,塔亚菲连前辈都没有加上了……